愛的十字路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成人网站有_成人迅雷_成人影院地址

  今天是七夕,情人節。可是艾洋卻無比落寞,因為相戀5年的女友顧成成跟他提出瞭分手,理由是他掙得不夠多,沒有車,沒有房,所以她理所當然的喜歡別人瞭,並把他送的手鏈還給瞭他。掏出電話,給發小打電話:“傻逼,晚上出來陪我喝酒。”對方卻不耐煩的說:“你才傻逼,誰七夕不陪女朋友,陪你一大老爺們喝酒?”無奈,艾洋又給其他幾個基友打電話,得到的答案都如出一轍。既然沒人陪,那就自己一個人喝,喝死瞭就好瞭,艾洋自顧自的想著。

  艾洋本來酒量就淺,再加上失戀,酒不醉人人自醉,沒喝幾瓶,他就有些醉瞭,醉醺醺的往傢裡走,一不小心碰到瞭對面走來的臉長得像貓一樣的男人,艾洋連忙道歉,誰知那貓臉男卻不依不饒,罵罵咧咧的,問候艾洋的傢人,艾洋一氣之下一拳揮過去,卻撲瞭個空,反倒被對方打倒在地,艾洋不甘心,起身和對方扭打到一塊兒,恍惚間,貓臉男抽出瞭一把刀,一個人影擋在瞭他面前,好像是顧成成,但是卻又好像不是,緊接著,艾洋就倒地不起瞭。

  早晨的陽光撒在臉上,癢癢的,艾洋費力的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在自傢床上躺著,頭痛欲裂,以為昨晚的一切都是夢,可是自己分明是喝醉瞭酒的表現。“你醒瞭,擔心死我瞭”說話的人是艾洋的同事,林瑤。“你怎麼在這兒,我昨晚是怎麼回傢的?”艾洋疑惑不解。“昨晚我路過,看你醉倒在地上就想著把你送回來。從你包裡拿的鑰匙開門的,看你醉成那樣,我不放心,就留下來瞭。”“那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?”艾洋不解的問。“這個,其實,那個,我喜歡你,所以以前偷偷跟著你過。”林瑤一臉緋紅的說。“我才失戀,不想這麼快開始一段新戀情,這對你不公平。”“沒關系,我不介意的,希望你能試著接受我。”

  往後的日子裡,林瑤總是往艾洋傢裡跑,不是洗衣服,就是做飯,打掃衛生什麼的,艾洋也慢慢動心瞭,畢竟失戀的男人總是會有些落寞,有人關心能給他莫大的安慰,於是他兩順理成章的在一起瞭。日子過得很平淡,但是艾洋卻也感覺到無比的幸福,雖然還是會時不時想起顧成成。

  一天,艾洋加班到10點,老板似乎比以前更變本加厲瞭,林瑤因為老傢有事請假瞭,回去早與晚都沒多大關系。走到上次和貓臉男打架的十字路口時,一個身影讓艾洋慌亂起來,那是顧成成。艾洋快步走上前去,似乎想要告訴她自己過得有多幸福,又似乎是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。顧成成似乎對碰見艾洋並不驚訝,好像刻意等他,隻見她臉色蒼白,胳膊上全是淤青。顧成成滿眼淚光的看著他,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樣子,艾洋多想擁抱她,像從前一樣,可是一想到她的絕情,想到林瑤的溫柔體貼,就不再有擁抱她的想法,反而非常厭惡,轉身離開瞭。

  林瑤從老傢回來的那天,說有驚喜給他。原來是林瑤懷孕瞭,確實是個驚喜,可是艾洋卻希望告訴這個消息的是顧成成,希望自己的孩子他媽是顧成成。但是這也隻能想想罷瞭。因為林瑤懷孕所以張羅著結婚,醫生說林瑤身體不太好,懷孕需要多靜養,於是林瑤便辭去瞭工作。

  自從林瑤懷孕後就老是說睡不踏實,老是夢見有人要殺她的孩子,她跟艾洋說的時候,艾洋以為是她壓力過大,太焦慮瞭,可當林瑤描述那個夢裡的女人時,艾洋心裡不由一驚,因為那些特征組合起來就是顧成成。可是,沒理由啊,她倆根本就不認識,顧成成也沒理由出現在林瑤的夢裡還要殺他們的孩子呀,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轉眼林瑤懷孕三個月,還是說老是夢見顧成成,這讓艾洋焦慮不安。這天,他又加班到晚上11點,路過那個十字路口時又看見瞭顧成成,她還是上次碰見時的樣子,連衣服都沒變,隻是看起來更憔悴瞭。本想問問她怎麼瞭,可是想到以前,想到林瑤,他止住瞭這個想法,快步離開瞭。走瞭一段路,艾洋想起林瑤的夢,於是原路返回,想要質問顧成成為什麼要到林瑤夢裡,可是,到十字路口時,顧成成早已不見瞭蹤影。轉念一想,這夢又不是別人能控制的,怎麼能去怪顧成成呢。這時兩個路人匆匆走過,其中一個邊走邊說,“快點走吧,七夕死在這個路口的女鬼每天都來這裡,嚇死人瞭。”七夕,艾洋連忙追上那兩人“你剛才說的七夕死的女人,是今年七夕嗎?”“是啊,好像說是兩個男的打架,她為瞭救其中一個男的,被一刀捅死瞭,嚇死人瞭。”艾洋聽到這話頓時蒙瞭,腦袋裡亂哄哄的,他立馬打電話給顧成成的閨蜜趙蘭“喂,趙蘭,我是艾洋,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你,我想問點關於顧成成的事。”“你還好意思問顧成成,人都死瞭,你還有什麼好問的?”掛斷電話,艾洋內心久久不能平靜。原來顧成成已經死瞭,原來遇到她不是巧合,原來林瑤夢見她是因為她死瞭。

  艾洋像丟瞭魂一樣,回到傢裡,林瑤已經睡著瞭。艾洋卻怎麼也睡不著,腦袋裡全是和顧成成在一起的幸福畫面。天剛亮時,醒來瞭,很驚恐的樣子“洋,我又夢見那個女人瞭,她掐著我的脖子,說一定要殺瞭我們的孩子。”艾洋聽後,心亂如麻,明明是顧成成負瞭自己,為何還要來纏著自己的妻兒。下午下班回來,林瑤說小區的寶媽說,她是撞見瞭不幹凈的東西,得找大師才行,有個大師對清理這些不幹凈的東西特別在行。艾洋聽後心裡不是滋味,畢竟是自己愛過的人,成瞭不幹凈的東西,可是縱使和顧成成有過幸福時光,可是男人就得保護懷裡的女人,更何況還是懷瞭自己孩子的女人。艾洋咬咬牙,說“明天找大師來看看吧。”

  第二天大師一來就說有不幹凈的東西,而且怨氣很重,必須找到她身前貼身的物品才行,艾洋想到瞭那根手鏈,分手時,顧成成還給他的手鏈,於是拿出來給大師,說“這個行嗎?”林瑤在一旁洗臉疑惑。艾洋隻得說以後跟她解釋。大師接過手鏈,說“可以”。便開始做法,隻見大師用桃木劍挑起手鏈,往上面撒瞭一碗水,就聽見淒厲的叫聲,那聲音讓人不寒而栗,不知過瞭多久,手鏈變得漆黑,叫聲也消失瞭。艾洋松瞭一口氣,隻是沒有察覺大師離開時,林瑤嘴角那一抹笑容。

  原來,林瑤很早以前就喜歡上瞭艾洋,並找人強}奸瞭顧成成,顧成成覺得自己配不上艾洋,於是和他分手,十字路口因為救艾洋而死去,因為枉死,所以隻能一直在十字路口遊蕩。林瑤替艾洋收拾東西時,發現瞭那根手鏈,不由得恨得牙癢癢,所謂的回老傢,不過是為瞭找人打散顧成成的魂魄,卻因那人道行不夠,隻是把顧成成打傷瞭。林瑤根本沒有夢見過顧成成,之所以一次次的告訴艾洋夢見顧成成,是為瞭找大師做鋪墊,更為瞭能讓艾洋心甘情願拿出手鏈做準備。隻是從那天晚上起,林瑤和艾洋再沒睡過一個安穩覺,每晚都會夢見顧成成索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