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人的蟲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成人网站有_成人迅雷_成人影院地址

  “喂,今晚我不是叫你帶錢過來的嗎?你當我的話是放屁?”某天夜裡,幾個紅發混混圍住瞭小金,惡狠狠地說道。

  “我……我沒有錢。”小金縮瞭縮身子,戰戰兢兢地說道。他們都是附近學校的不良少年,經常會集結在一起勒索,因為這些人傢裡都有後臺,作為普通學生的小金,每次都隻能忍氣吞聲,不敢聲張。

  而其就算是說出來也沒用,他們勢力很大,到時候自己肯定會遭到更嚴重的報復。小金不敢反抗,隻能縮在墻角不敢動彈。

  “喂,怎麼不說話,是啞巴嗎?”其中帶頭一人走上前推瞭他一下,威脅道。

  “抱歉。我真的沒錢。”

  “沒錢?那你還有心情去玩這些東西?”帶頭大哥一巴掌打掉瞭他手裡的盒子,啪的一聲,裡面幾隻蟲子掉瞭出來,到處地亂爬著。

  那是小金最喜歡的甲蟲,他從小就有一個特殊的愛好,就是養這些小動物,在他的心裡,這些東西差不多跟親人一樣。所以當他看見它們散落在地上時,什麼也不管,連忙去撿起來。

  然而,就在他想要撿回那些蟲子的時候,一雙強壯的腳提前踩瞭下來,那些蟲子頓時被踩成瞭漿糊,沒有一隻剩下來。

  啊!小金發出瞭一聲慘叫,忙著推開他的腳去查看,但事實還是那麼殘酷,他養的三隻甲蟲都被踩死瞭。小金駭然地瞪大瞭眼睛,隻覺胸裡升起瞭一絲慍怒之氣。他抬起頭,攥緊瞭拳頭。

  “怎麼瞭?還不滿意是吧?整天隻會玩這些蟲子,有種就來打我啊。”那個老大昂起瞭頭,十分囂張地說道。在他身旁,還有兩個身強力壯的小弟,小金咽瞭口唾沫,隻能盡力地壓下瞭心裡的憤怒。

  他雖然很想去討回公道,但礙於這些傢夥人多,而且後臺太大,他還是不好出手。

  看見小金緊繃的雙拳又松瞭下來,那個帶頭的大哥發出哈哈的笑聲,然後故意推瞭他一把,鄙夷地說道:“真是個沒用的傢夥,好吧,再寬限你兩天,記住,後天晚上給我一百塊,否則下次的教訓就不隻這點瞭!”

  說罷,他還故意踢開瞭蟲子的屍體,大搖大擺地走瞭,身旁的兩個手下也是趁機嘲笑瞭一下,然後才離去。

  “可惡……”看著大搖大擺離開的他們,小金早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,地上全是心愛的蟲子屍體,他的心如同刀割一般,他為自己無法救它們而痛苦,更為自己的懦弱而生氣,到底要什麼,自己才能真正地保護自己喜愛的東西?

  小金不知道怎麼回傢的,反正他的心是麻木的,就像被剝離開來,再撒上一些粗鹽。

  那三隻甲蟲的屍體就在眼前,每次看到他都會傷心一次,心是滴血的,就像被刀子隔開瞭一樣。這時,手機忽然響瞭起來,他拿手擦瞭擦臉上的淚水,拿起來一看。

  “記住,後天拿一百塊過來,別再找借口瞭,否則這次殺瞭你。”

  又是那個混混!小金氣得摔瞭手機,破碎的電池飛瞭出來,就像剛才被踩碎的甲蟲屍體,深深地刺痛著他的心。

  他發出瞭一連串的嘶吼,攥緊瞭拳頭,好想一拳砸在那個傢夥的身上,幫那些蟲子報仇。

  “可惡,你這個混蛋,不能再忍瞭,我一定要殺死你!”被連續激怒的小金終於忍不住瞭,他咆哮著說道,現在腦子裡除瞭憤怒之外,完全沒有其他的情緒。

  之後,他打開瞭電視節目,裡面播放的剛好就是拳擊,那個強壯選手一個左勾拳,打在挑戰者的身上。

  “×選手晃瞭一下,不過一下漂亮的回勾拳,天啊,力量太驚人瞭。一下就將挑戰者打倒。現場響起瞭雷鳴般的掌聲。”

  電視機裡解說員的講解很到位,小金不禁捏緊拳頭,學習剛才那個左勾拳。

  “呼,哈,看我的,一拳打倒你們這些混蛋!”夜漸漸深瞭,隻剩房間裡回蕩起他憤怒的叫聲……

  終於到瞭後天晚上,在同樣的地方,小金再次被那三個傢夥攔住瞭。

  “喂,錢帶來瞭沒有?”帶頭的大哥摸瞭摸腦袋,流裡流氣地說道。小金沒有回答,隻是攥緊瞭拳頭,連太陽穴也爆出瞭青筋。

  “唔,你這是什麼表情,難道又沒帶過來嗎?”帶頭的混混推瞭他一把,惡狠狠地威脅道。

  小金咬瞭咬牙,將早已藏在手裡的信封遞給瞭他。帶頭混混高興地接過瞭信封:“不錯嘛,這次還特意準備瞭信封,哎,摸起來還挺厚的,難道不止100塊嗎?”

  他興奮地拆開瞭信封,但沒想到裡面裝的竟然是一些報紙。

  “媽的,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吧!?”帶頭混混氣不打一處來,舉拳就要打他,但這時他沒註意到的是,在前面小金已經提前沖瞭過來,他攥緊瞭拳頭,就像一枚噴射而出的火箭,直接砸到瞭他臉上。

  啊!混混吃痛後退瞭兩步,雖然攻擊出其不意,但由於力量上的差距,小金的攻擊實際上並沒有太大效果,混混擦瞭擦嘴邊的血,很快便反應過來,舉手還擊。

  小金畢竟不是經常鍛煉的人,沒抵擋幾下便落瞭下風。

  “媽的,竟然敢對我出手,膽肥瞭呀!”他一招手,兩個手下連忙沖瞭過來幫忙,小金敵不過三人的圍攻,很快便倒瞭下來,全身都是傷痕。

  “混蛋,看你還敢不敢造反?”帶頭混混一腳踢在他的身上,充滿威脅地說道。小金已經失去瞭所有力量,倒在瞭地上無法動彈。

  咳咳,對不起,我還是沒能為你們報仇。他摸瞭摸稍有污跡的地面,那裡還留有蟲子們被踩死的痕跡,如今在燈光的照射下無比清晰,就像刀子刺痛著他的心。

  帶頭混混又踢瞭他兩腳,確認他已經沒有反抗能力後,開始在他的身上尋找,很快,其中一人罵瞭句:“草,隻有幾塊錢,這傢夥就是個孬種。”

  他們罵瞭幾句,然後氣沖沖地走瞭。看著漸漸遠去的聲音,小金已經徹底放棄瞭,他已經痛得爬不起來。可就在這時候,走在最前面的帶頭混混卻忽然覺得脖子一癢。

  “唔,怎麼回事瞭?”他下意識地伸手摸瞭摸,但下一刻卻發出瞭一陣尖叫,因為在他的脖子後面,竟然爬出瞭無數隻甲蟲,看那樣子,竟然就是前天晚上踩死那些蟲子的樣子。

  那些蟲子就像米粒一樣,不斷地從他腳下升上來,瞬間便湮沒瞭他,與他一樣的,還有身旁的兩個小弟,僅僅是幾分鐘的時候,他們就被咬成瞭骷髏,啪的一聲落在地上。

  小金完全看呆瞭,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。

  “你……你們是它們的朋友嗎?”小金爬瞭起來,看著那些密密麻麻的蟲子,疑惑地問道。它們迅速靠瞭過來,就像以前一樣,蹭瞭蹭他的身子,然後快速地向著角落散去。

  “謝謝你們,謝謝你們救瞭我……”看著它們迅速離去的樣子,小金感到無比的感動,爬瞭起來,沖著那些蟲子鞠瞭個躬。

  雖然我沒有親手替它們報仇,但你們還是幫忙瞭,我以後肯定會好好地生活的。他在心裡暗暗地說道,然後將懷裡的甲蟲屍體拿出來,靜靜地埋在瞭墻角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