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成人网站有_成人迅雷_成人影院地址

  零零碎碎的雨聲,驚醒瞭徐曼,她懶懶地從床上坐起,伸瞭一個舒服的懶腰後,站起身來拉開瞭窗簾,滿目陰霾,淅淅瀝瀝的小雨毫無規則地飄落下來,像無數根閃閃發亮的銀針,咄咄逼人。

  看來今天他又不會來瞭,徐曼看著雨有片刻間的失神,一陣風夾著雨絲吹瞭進來,讓她渾身一顫,不由得拉瞭拉單薄的睡衣,關上窗戶拉上瞭窗簾。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門外響起瞭一陣急促的敲門聲,徐曼一愣,走過去靠在門口懶懶地問道:“誰呀?”

  “徐小姐嗎?我是物業的小王,有人反映你傢漏水瞭,我上來看看。”門外的小夥子客氣地說道。

  徐曼望瞭一眼門上的貓眼,小王那張英俊的臉正沖著她靦腆的微笑。徐曼心中一喜,快速打開瞭門,但是她卻堵在門口大聲嚷嚷:“誰呀這麼無聊,一大早上擾人清夢,我傢根本沒有漏水,你進來自己看吧!”說著讓開瞭門,示意小王進來,她則砰一聲關上瞭門。

  “寶貝!”關上門的那一刻,小王突然扭過身抱住瞭徐曼的細腰,徐曼扭身嘻嘻一笑,伸手點瞭一下他的額頭說:“傻小子,猴急什麼?”

  “能不急嗎?都五六天不見瞭,這幾天我看他天天來,鬱悶死我瞭。”小王說著輕輕推開她,一屁股坐在瞭沙發上。

  “行瞭,別吃味瞭,他不來我咋給你買車。”徐曼笑瞭笑,從口袋裡拿出瞭一張銀行卡在小王的面前晃瞭晃,小王心裡一喜,一把摟過徐曼,用力地在她臉上親瞭一口,眉開眼笑地拿過銀行卡小心地裝進兜裡,然後手不老實地在徐曼的身上遊走,弄得徐曼嬌喘籲籲。

  “等等……”徐曼突然按住瞭小王的手說:“好像門響。”

  “是嗎?”小王站起來走到門口,仔細聽瞭聽說:“沒有哇!是不是你太敏感瞭?”

  “不是,我剛才是聽見門響。”徐曼不放心地站起瞭,整理好衣服,站在門口大聲地問瞭句:“誰呀?”門外沒人回答。

  小王稍有不悅地說:“我說寶貝,你呀!就是太小心瞭,他有老婆,你有情人這不是正好和諧,你怕什麼?”

  徐曼不自然地笑瞭笑,她怕什麼?是呀!她怕什麼?怕他來捉奸嗎?他什麼時候這個時間來過?可是為什麼今天如此心神不寧,好像要發生什麼事一樣。

  “好瞭!寶貝!別想瞭,來讓我親親。”小王說著湊過來,一把抱住徐曼走進瞭臥室。

  次日清晨,徐曼從睡夢中逐漸清醒,她感覺身下潮乎乎的,好像汪著一汪水,她用手摸瞭摸黏糊糊的,心中一驚,難道是自己來瞭大姨媽,她趕緊坐瞭起來,猛然看見她滿手都是血,床上地下到處都是血,小王就躺在血泊中頭顱被割瞭下來,正正當當地擺在電視櫃上,沖著她瞪著雙眼。

  “啊……”徐曼尖叫一聲,她快速爬起身瞭,哆哆嗦嗦拿起電話,她想報警的,突然聽見門響,然後一個肥胖的男人走瞭進來,看見這滿床滿地的血,還有被割下的頭顱,他驚呆瞭,再看見徐曼拿起的電話,他一把奪瞭過去大聲質問:“你打給誰?”

  “我……我報警。”徐曼磕磕磕巴巴地說道。

  “報警!你腦子進水瞭?你報警我們的事不就曝光瞭,你想毀瞭我嗎?”胖男人叫陳坤,A市的副市長徐曼是他的情人,他很少早上來看她,可是今天不知道怎麼瞭,也許是早上和老婆吵瞭幾句嘴,有些心煩,就跑到這裡來瞭,誰知道遇見瞭這一幕。他的臉變得陰沉,在臥室裡來回走瞭幾趟,然後突然停下瞭問徐曼:“你和他怎麼回事?”

  “我們……我們……”徐曼渾身抖瞭抖,吞吞吐吐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  “你殺瞭他?”

  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我沒殺人,他……昨晚還好好的,今天不知道怎麼就突然死瞭。”徐曼渾身顫抖,語無倫次地說道。

  “人真的不是你殺的?”陳坤不相信地看瞭她一眼。

  “真的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”徐曼幾乎快被逼瘋瞭,她抓住頭發用力的拽,眼神中充滿的恐慌。

  “屍體必須處理掉。”陳坤自言自語地說,眉頭皺的更深瞭,他本能覺得這事不簡單,他瞭解徐曼,殺人她沒這個膽量,那麼這個人是誰殺的那?他首先懷疑是自己的老婆,她是個狠較色,最近她似乎察覺到自己有瞭情人,警告他幾次瞭,再就是他的政敵,想要搞垮他就必須有他的把柄,他緊緊握著的拳頭猛然砸上瞭墻,咣一聲徐曼被嚇得一屁股坐在瞭地上,幾乎大哭出聲。

  “閉嘴。”陳坤大喝。

  徐曼就再也不敢哭,呆坐在地上,傻瞭一般。

  處理屍體的辦法陳坤有許多種,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動手瞭,他首先找到瞭一個皮箱,然後讓徐曼幫著他把屍體裝進去,徐曼開始不敢,他怒瞭,沖過去抓住她的頭發,左右開弓打的她滿嘴開花,她才戰戰兢兢走過來幫忙。

  倆人好不容易把屍體裝進皮箱,然後抬下樓,放在陳坤的後備箱裡,都累得氣喘籲籲,陳坤讓她回去收拾屋子,他自己去處理屍體。

  徐曼渾身顫抖點點頭,回到瞭屋子,觸目驚心的血,早就變成瞭暗紅色,她從浴室裡拿出拖把開始拖地,一桶桶紅色的臟水倒進瞭馬桶後,她渾身如虛脫瞭一般。

  臥室的地上沒有血,也沒有屍體,徐曼還是感覺到處都是血紅色,電視下還擺著一個頭顱,正沖著她微笑。

  她的心咯噔一聲猛跳瞭一下,震得胸腔幾乎爆裂開。在這間屋子她在也呆不下去瞭,她想撒腿逃跑,但腿卻有點軟,不自覺地打著哆嗦。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門外又響起瞭敲門聲,她站起來走到門邊顫聲問:“誰呀?”

  “徐小姐嗎?我是物業的小王,有人反映你傢漏水瞭,我上來看看。”門外小王的聲音清清晰晰的傳來,響一聲悶雷砸在瞭徐曼的心裡,小王沒死?小王沒死?剛才的一切不過是夢?

  徐曼搖著頭恍惚瞭,她傻傻地打開門,讓小王進來,他還是那麼熱情,一進屋就摟住瞭她的腰,可是這次她隻是渾身顫抖,什麼話也說不出來。

  “寶貝!你很害怕嗎?”小王笑嘻嘻地問道。

  “嗯!你……你是人……是鬼……”徐曼顫聲問道,巨大的驚嚇讓她無法自持,胸口一起一伏,心臟突突地跳著,幾乎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。

  身後的人伸手摟住她的脖頸,她突然嗅到空氣裡那些漸漸蔓延的腐屍味,還有,正越來越濃鬱,逼迫得她沒有辦法呼吸。恐懼令她閉上瞭眼睛,眼前陷入瞭黑暗,但她仍然可以感覺到一股冷氣吹著她的脖頸,讓她毛骨悚然。

  她感覺那雙手正遊走在自己身上,腐爛的氣味熏得她胃液開始翻湧,排江倒海一般。徐曼無力地身體向前癱軟而去,倒在瞭一個硬硬的東西上,額頭硌得很疼,失去瞭知覺,她醒來的時候,被鎖在一個鐵籠子裡,一個慈眉善目的女人笑呵呵地站在她面前,徐曼知道她,她是陳坤的老婆,她仿佛立刻知道瞭怎麼一回事,她掙紮著想要說話,嘴卻被東西堵住瞭。

  “怎麼樣陳坤被抓住瞭嗎?”

  “嗯!被抓住瞭。”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在她面前想起,她猛然抬起頭,看見瞭小王,那個熱情追求她的小青年,他不是死瞭嗎?怎麼會站在她的面前。

  小王似乎看出瞭她的疑惑,笑著對她說:“寶貝!你不會以為真的是我死瞭吧?哈哈!那不過是一個替死鬼,不過是讓陳坤現形的工具。”說完他笑著離開瞭,留下那個慈眉善目的女人面無表情地看著她,說:“整的挺漂亮,為什麼搶人傢的老公,你不死,還有什麼天理?”然後慢慢地放開瞭手中的繩子,徐曼發現這才發現腳下就是河水,而冰冷的很快淹沒瞭她的頭頂。

  突然,女人手中的繩子如蛇一般纏住瞭她的手腕,河水裡咕咚咚冒起瞭泡泡。一雙冰冷的手伸出瞭水面,猛然抓住瞭繩子一下子把女人拽進瞭河裡,站在一邊的小王被嚇壞瞭,尖叫著向後跑去,突然一個皮箱擋在瞭他的面前,皮箱自己拉開瞭,裡面一個扭曲變形而且沒有頭顱的軀體正掙紮著站起來,每一動作都發出慎人的劈啪聲。

  小王尖叫一聲,扭頭向回跑,慌不擇路,撲通一聲掉進瞭河裡,河水冒瞭幾個泡泡後,很快恢復瞭平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