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手電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成人网站有_成人迅雷_成人影院地址

最近,跟著我四年的電腦終於不再運行瞭。男人的電腦嘛,總是容易壞的。這些年從電源到內存,從主板到CPU都換瞭數次。但現在徹底沒救瞭。

處理掉之後,我決定買一臺二手的。囊中羞澀啊。在同城網上相中瞭一臺,一千來塊,還不錯。

電腦到手,立馬開機試驗瞭一下。雖然風扇聲音有點煩人,但總體還算不錯。也就忍瞭下來。

白天毛事沒有。也不怎麼玩。也就是晚上玩一會兒遊戲。

這天晚到夜裡二點多鐘,才關機睡覺。白天上班,晚上還玩到二點。這一倒下睡得跟死豬似的,才沒有發現原本關上的電腦。此時突然自己開瞭起來。

一個女人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之上,女人臉色蒼白,眼睛發紫。看來是受到過毒打,一身白衣沾滿瞭黑血。脖子上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,不斷的湧出血來。看來那是她的致命傷。

女人很是著急,不斷的用手撞擊著屏幕。像是要從屏幕裡出來,嘴張得老大。想要說話,但也隻是湧出大量的血。看來,脖子上的傷口切斷瞭她的聲帶。、

但,無論女人如何撞擊都沒有用。睡上的人還是睡得跟死豬似的。

第一晚平安無事的度過,

第二晚,依然玩到一點多鐘倒頭就睡。睡著後女鬼又出現瞭,電腦自己開機,又不斷的撞擊屏幕。嘴裡跟著湧血,就是發不出聲音。這樣持續瞭很多,女鬼終於冷靜下來。

這時電腦自己點開瞭音樂播放器,播放出安魂曲。而且聲音調得很大,想要將我吵醒。可惜,我一入睡,就算火燒房子也不容易醒。直到五更雞叫,女鬼才消停下來。她是那麼著急,看來是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。但

第二晚平安無事的度過。

第三晚,明天是星期天。所以可以玩得久一些,這晚一直玩到三點多鐘。正玩得開心,突然,死機瞭。跟著女鬼來瞭。

看著這畫面,楊克還以為是廣告。做得不錯,用鼠標單擊。想看看是什麼遊戲的廣告,這一點,電腦沒有反應。而女鬼依然不斷撞擊著屏幕,太真實瞭。可我跟本沒有往鬼那方面想。

女鬼非常焦急,不斷的張嘴說話。但也隻是湧出血來而已。女鬼不斷撞擊,血撒得滿屏幕都是。但我此時可沒關註這個。還在試著強行關閉這個網頁,遊戲裡的隊友還等著呢。可不想當那個萬惡的豬隊友。

此時音樂自己響起,這次不是安魂曲。而是聊齋鬼聲,嗚嗚嗚嗚。大半夜的,突然聽到這聲音。嚇得一激靈。抬起頭來直視著屏幕,此時我才感覺有點不對。這可不像是中病、毒的情況,無論這畫面做得多逼真。撞擊得多麼真實,顯示器也應該不動的啊。、

怎麼顯示器這麼搖晃,難道是音響聲音太大。震動得顯示器在動,正準備將音樂關小點。接著,血腥味湧來,顯示器搖晃得更加厲害。如果不是我用力扶著,都快摔到地上瞭。

所方妖孽中二病一般的口號,

死死的抱住電腦就是不放手,這時候完全沒有想電腦重要還是小命重要的事情。其實很多時候都是這樣,事情過瞭才後怕。當時並沒有多想。

就好像看到有人要掉河裡瞭,本能的會用手去拉。結果兩人一起掉河裡瞭,

女鬼不斷湧血,血腥味彌滿整個房間。幾乎無法呼吸

一聲雞叫,手機鬧鐘響起。天亮瞭,電腦才安靜下來。血腥味散去,一人對著電腦。想想都後怕。

找電話過去想問問電腦的事情,卻怎麼也打不通。一千大洋買的。丟瞭舍不得,隻得去買一塊佛牌掛到上面,但願有用。

結果是一點用沒有,多來幾次,我也發現瞭規律。女鬼是在三點左右出現,五點消失。出不瞭這個屏幕,隻是不斷撞擊。似乎很焦急,但喉嚨被切開,跟本說不出來話。

多來上幾次,也煩瞭。也不怕瞭。索性看看女鬼到底想幹什麼。打開電腦,等著女鬼出現。果然,女鬼出現瞭。還是那樣,不斷撞擊屏幕,一臉焦急。滿臉淚水,混身黑血

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,對就點頭,不對就搖頭我問道

女鬼停止瞭撞擊屏幕,猛的一點頭。啪的一聲,整個腦袋掉瞭下來。我嚇得差點沒當場尿出來

那腦袋就留著一層皮還邊在脖子上,女鬼雙手扶起自己的腦袋又裝瞭回去。

算瞭,對就眨一個眼,不對就眨兩下眼。

女鬼眨眼一下

你是冤死的?

女鬼混身一擅,很久,才眨眼兩下,看來不是冤死的。

這可就不對瞭,脖子上一這刀差點整個腦袋都切下來瞭。居然還不是冤死的?可是鬼是不會說謊的。

你有心願沒瞭?

女鬼眨眼兩下,也沒有什麼心願。

靠,那你幹嘛不去投胎?我罵道

女鬼猛的一激,張開大嘴拼命想說什麼。但,也隻是不斷湧出黑血。那模樣,嚇人之極。

靠,我這豬腦子。女鬼可以自己開機,難道不能自己要字嗎?

扯瞭一晚,才弄明白來龍去脈。原來女鬼是想讓我去救他的兒子。看著女鬼的模樣,再問名字與地址。我突然想起幾天前看到的一個新聞。

有一個女人,原本有一個老公。生有一個小孩。孩子還小,女人就沒有上班。專心在傢照顧小孩。由於好賭,老公非常看不慣。常常因此吵架。

這天女人正準備給小孩洗澡,突然牌友來電話瞭。三缺一,女人原本不想去。經不住死說活說,便將小孩放在浴盤中。想想打瞭兩圈便回來。

可是女人一走,忘記瞭浴盆裡的熱水器還開著。這一玩就是半天,女人老公回來,兒子已經被煮熟瞭。氣瘋之下的老公拿著菜刀沖到女人打麻將的地方,一刀下去。